索夜声烦

杂食动物一只(//∇//)喻文州中心!

【周喻哨向】逆光暗换chapter9
ooc预警
ooc出新境界
要是再被屏蔽……我……(^_^)

【周喻哨向】逆光暗换chapter8
lof的敏感词简直有毒
ooc预警
(^_^)

【周喻哨向】逆光暗换chapter7

ooc预警
被考试淹没不知所措

 这一天,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紧绷着不敢有一丝懈怠。
  
  郑轩一个人在市区游荡了一个早上,刚开始寒风吹得像刀扎一样疼,等到了中午又热得快要化掉,郑轩咬着牙发誓一点要回去宰自家队长一把。
  
  他在市区晃悠了好长时间便跑到人少的小巷子里窜来窜去,时不时可以放出一些哨兵的信息素,若有若无的酒香弥漫在空气里。
  
  与此同时,在后方的众人也围坐在一起等着来自郑轩的消息。
  
  紧张的气氛像紧绷的弦,似乎一不小心便会断裂。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灰黄色的天空中墨色越积越浓,温度骤降,冰凉的空气带着湿意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
  
  “来了!”灰暗的光线中传来一声。
  
  衣服摩擦的声音此起彼伏,大家各自套上了外衣,喻文州深黑色的风衣依稀盖住他修长的双腿。
  
  “准备好了吗?”喻文州小声问,前前后后的声音响起,所有人整齐地站在门边,周泽楷的心跳不禁快了几分,清晰地敲击着脑膜。
  
  “那就出发吧!”喻文州打开了门,一股寒流窜进屋内,湿冷的空气刺着脖颈一下一下地疼。
  
  根据郑轩传来的信息,队员们很快抵达了现场,晚风吹来,笼起摇摇欲坠的树叶发出低低的絮语。
  
     这是一个市边的广场,因为已近夜晚,人并不多,几位老年人一面和他们的爱宠散步一面说说笑笑。喷泉附近的长椅坐着一对情侣正互相搂着如胶似漆,矮矮的灌木丛边上蹲着三个游手好闲的不良,手中的烟火星一闪一闪得照亮了他们非主流的耳钉和脖子胳膊上的纹身。
  
  “啧,郑轩呢……”黄少天压低声音说。
  
  “没看见……”喻文州答。
  
  “我也,但是他给的定位就在这,而且,我闻到他信息素了。靠靠靠这到底是老白干还是二锅头啊你说你说景熙你们那啥的时候不会被他熏醉吗?”黄少天虽然压低声音,垃圾话的攻击力依然不减似乎还有加成。
  
  “都什么时候了,黄少你能不能安静点。”徐景熙忍无可忍。
  
  “就是,闭嘴吧少天前辈。”江波涛幽幽跟上一句。
  
  “都安静,来了!”喻文州回头给了他们一个眼刀。
  
  冷风卷起枯得发脆的树叶,哗哗的响声不绝于耳,让人感到一丝烦躁不安。
  
  郑轩从小径的拐角处走出来,半张脸映在灰黄的灯火中,另一半则掩在黑暗里,模糊不清的灯光勾勒出身后几个人的身躯。
  
  “都是哨兵。”黄少天看了一眼,笃定地说。
  
  “别大意,向导说不定就在附近。”喻文州说,眼神凌冽起来。
  
  郑轩背对着他们一步一步往这边走,脸上的神情有些不自然,似乎在尽力与那几个高大的哨兵周旋。
  
  “没看出来啊郑轩这家伙挺厉害的啊,这么大压力还临危不乱,不过比我差点就是了。”黄少天小声说。
  
  “景熙,郑轩现在怎么样?”喻文州问。
  
  “很糟糕,他的精神状态非常不稳定,应该已经被侵入了。”
  
  “继续观察,你做好准备。”喻文州点点头说。
  
  空气中弥漫着的酒香越来越浓郁,冰冷的空气都被熏得暖和了不少。
  
  “看来没错了,狂化的原因和向导分不开。”喻文州说。
  
  “唔……嗯……”身后徐景熙的的低喘验证了喻文州的猜想。
  
  喻文州眼神直直的盯着郑轩“你们看他的手势,两点钟方向,三楼。”
  
  “是向导。”黄少天眼睛尖,抢先说了出来。
  
  “没错,从他那个角度,我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喻文州皱眉。
  
  “景熙宋晓你们盯着那个向导, 少天你自己找地方见机行事,小周你跟我来。”喻文州小声安排。
  
  树叶碰撞发出诡谲的呜咽,喻文州略一侧身,身边却空无一人。
  
  “小周……?”
  
  
  

【周喻】我们的粉丝可能脑子里有坑
ooc预警
我觉得lof的敏感词大概会是我一生的敌人
(^_^)

【周喻哨向】逆光暗换chapter6

ooc预警
超雷啊自己都不想看
私设多
嗷嗷嗷这两个人怎么这么棒

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郑轩,喻文州露出了一个很喻文州的微笑。
  
  蓝雨全员浑身都抖了一抖,互望一眼后都向郑轩投去了一个夹杂着心疼和同情的眼神。周泽楷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他只是单纯觉得喻文州笑得非常非常好看。
  
  “根据霸图的张副队分析的结果来看,对方应该会在这几天就有所动作。作为诱饵,郑轩很危险也很重要。所以我会向对周队那样在你的手环上安上自动注射镇静剂的装置。你的所有内心活动作为你的向导景熙都可以第一时间察觉到,接到你的消息之后蓝雨开始行动。
  
  “宋晓景熙你们先去尽量控制住对方的向导,只要拖住就可以,不需要进行攻击,我相信你们的实力。”
  
  “至于轮回方面我希望江副队能够与我配合,稳住所有哨兵的精神状态。至于周队自然是要干掉对方的哨兵。其他队员从后面包抄,暂时不动,等我指示。”
  
  “有任何的异议么?”喻文州说,一支黑色的钢笔在修长的指尖转动,脸上现出温和的笑容。
  
  “没有没有就这样吧赶紧睡了睡了明天还有战斗呢真是要保留体力不过这破联盟安排的是什么地方啊啊啊这种小店怎么能睡人?还没有训练营的条件好呢这是对待我们这些老骨干的态度吗我回去一定要告老冯那个秃子……”黄少天显然已经不耐烦了,上下眼皮都快搭一起了。
  
  周泽楷忍不住笑了一下,他觉得自己能够认真的听喻文州讲话,这点比黄少天强多了。一丝蜜汁的自豪感让他高兴得连塌着的呆毛都竖了起来。
  
  “小周有什么问题吗?”喻文州见周泽楷笑,回头问道。
  
  “嗯……没有”周泽楷赶忙回答,尽力掩饰自己瞬间的尴尬和失态。
  
  “那就这样吧,大家洗洗睡了。客房在楼上,两个人一间。”喻文州笑着说,手上的钢笔不小心滑了一下,白皙的皮肤染上了一点墨色。
  
  “为了让大家的耳朵休息一下,少天就跟我吧。”他接着说,眸间的笑意浓了几分,带着一丝丝的宠溺。
  
  “卧槽队长我们的队友爱呢?”黄少天翻了个白眼。
  
  周泽楷神情有些失落,看着喻文州被黄少天勾着肩膀拉走,心里的不爽越来越强。
  
  他咬了咬唇,性感的嘴唇抿成一条线,他走上前去,拉住了喻文州的袖子。
  
  “……”
  
  “周队有什么事吗?”喻文州问,唇角勾出好看的弧度。
  
  “……”周泽楷想了想,似乎没有找到什么合理的理由,纠结了一会儿便默默送手。
  
  “……麻烦过来一下。”周泽楷抬头,豆绿色的眼眸里闪烁着希冀的光点。
  
  周泽楷拉着喻文州从众人面前离开,周泽楷走得快了些,喻文州跟得有些吃力。
  
  在众人视线所不能及的地方,周泽楷停了下来,喻文州踉跄了一下险些扑在周泽楷背上。
  
  “……周队有事?”喻文州挑眉。
  
  “……嗯。”
  
  “……”
  
  “……”长久的沉默,周泽楷好像正在做着艰难的心里斗争。谁都可以看出现在的他有些后悔刚刚如此冲动地拉走了喻文州。
  
  “……可以抱抱你吗?”周泽楷试探着说,眼睛看着脚尖,手指不自觉地摩擦着裤缝。
  
  “噗……”喻文州发出一声轻笑,绵绵的气音酥到了周泽楷心里去。
  
  周泽楷愣了愣,无措地将头埋得更低。
  
  “不行,就算了。”他听见自己说。
  
  一双手轻轻抚上他的背部,喻文州的身子靠了过来,两片胸膛贴在一起,彼此的心跳清晰地传递过来。
  
  喻文州的脖颈落在他肩膀上,轻柔的发丝痒痒地划过他的锁骨。喻文州身上若有若无的香味萦绕在空气里,温馨的像是自己的错觉。
  
  良久之后,喻文州推开了他,眉间浮上一丝浅笑。
  
  “没想到周队也有小孩子气的一面呢。”
  
  “以后这种事情没有必要背着大家的,只要说出来就好了。毕竟我们是队友,这样的鼓励是分内的事。”
  
  周泽楷怔住,眸间的光暗了暗。
  
  “不是……不是队员……不仅仅是队友……”
  
  像是喃喃自语。
 
  
  
  
  

【周喻哨向】逆光暗换chapter5

ooc预警
私设多
不知道什么设定系列
小学生逻辑
顺便夸夸日更的自己

        谈话在周泽楷布丁吃完的时候就差不多结束了,喻文州喝下最后一口咖啡,用纸巾擦了擦唇角,走到前台去结账。
  
  周泽楷也想向其他人那样抢着付一下但又自知自己肯定没有希望索性就乖巧地坐在座位上,打算回去后再把钱给喻文州。
  
  “走吧。”喻文州推开小店的玻璃门,门外的光亮真真实实地照射进来,洒了一地碎金。
  
  周泽楷快步跟了上去。
  
  似乎是到了下班放学的高峰期,路上人渐渐多了起来,马路也变得有些拥挤,鸣笛声刺耳地打破沉静,喧嚣的空气变得更加燥热。
  
  周喻二人在人群中穿梭,喻文州比周泽楷稍微矮着一点,被人群挤来撞去走得并不顺畅。他微微皱眉,侧着肩膀小心躲避着人流。
  
  周泽楷几次差点寻不到喻文州的身影,他咬了咬唇,略一犹豫便快步上前轻轻拉住了喻文州的手。
  
   冰凉的皮肤好像将整个燥热的世界都冰镇了起来,柔软的触感竟让周泽楷的心跳漏了几拍。
  
  喻文州愣了一下,抬头看向周泽楷。周泽楷慌乱地别过头,手上却拉得更紧。
  
  
  喻文州轻笑一声,也顺势捏了捏那只温暖甚至沁着薄汗的手。
  
  “我们……去哪?”周泽楷拘谨地问,眼睛仍然不敢直视喻文州。
  
  “去找少天和江副队他们。”喻文州开口,声音并不大却清晰悦耳。
  
  “少天……”周泽楷顿了顿,小声重复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怎么了么?”喻文州见他久久不开口便小心问了一句。
  
  “没,没什么。”周泽楷赶忙回答,尽力收起自己的失落,扯出一个微笑。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西边的天空染上了一层粉红,几缕橘黄的霞映在其中,似乎在缓缓流动。
  
  两人到的时候天基本上已经黑完了,薄薄的云层泛着暗红色。
  
  刚向前走了几步就听到了一个极具辩识力的声音。
  
  “唉唉文州文州这里这里!还有周泽楷!卧槽我听说你们俩在我们辛辛苦苦勘察现场的时候在外面喝咖啡!简直不能忍啊啊啊到底是人性的丧失还是道德的沦丧!哦不,两者都有吧真是惨绝人寰丧尽天良……!”
  
  喻文州耸了耸肩,十分无奈地看了周泽楷一眼。
  
  “黄少,你冷静一下,我们耳朵都要被你磨出茧子了。”郑轩拍了拍他的肩膀但谁都可以看出他现在有种把黄少天生吞了好得到一秒钟安静的强烈心情。
  
  “队长队长!你居然不带上我!我有小脾气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奔到喻文州面前,睁大眼睛看着他。
  
  “我回去请你们吃饭。”喻文州脸上划过一丝浅笑。
  
  “耶!队长威武!”卢瀚文跳了起来,两手在空中瞎挥着。
  
  
   “……”周泽楷无言,看着蓝雨一队人,心里有些绵绵的暖意。
  
  “ 怎么,羡慕了?”青年的手肘搭上了他的肩膀。
  
  “江……”周泽楷回头,略长的发丝挂到嘴角,他伸手捋到耳朵后面。
  
  “队长!”刚回头,周泽楷就被一个熊抱撞得踉跄后退了几步。
  
  “杜明,你悠着点,至于吗?”江波涛笑着拉开扑在周泽楷身上蹭的杜明。
  
  “队长,你出去玩都不带我们,得好好补偿!”
轮回众人的目光全都转向了周泽楷,周泽楷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又慢慢闭上了嘴。
  
  “嗯。”
  
  “……队长说可以。”江波涛强行翻译。
  
  一阵欢呼声响起,似乎大家都忘记了还有一场苦战在前方等着他们。
  
  “周队,我们进屋商讨一下具体的战术安排。”喻文州在蓝雨队员的重重包围下终于有闲回头看了一眼周泽楷。
  
  “嗯,好。”周泽楷答。
  
  一件昏暗的屋子,黄少天特意将窗帘拉了起来,想要创造一点恐怖的气氛和一丢丢的危机感。
  
  “啊呸,这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苦。”黄少天优雅地喝了一口咖啡然后优雅地喷了出去。
  
  “是你自己要的。”徐景熙无语。
  
  “我只是想试试看,我看文州天天喝得这么开心就忍不住想要去尝试。”黄少天辩解道。
  
  “真拿你没办法。”喻文州轻笑,将手中的柠檬茶推给了黄少天,拿起他的咖啡抿了一口。
  
  周泽楷不高兴地嘟了嘟嘴。
  
  “首先我们需要一个有责任感有担当实力超群并且已结合的哨兵作……诱饵”喻文州说。
  
  整间屋子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投向了同一个方向。
  
  “……我就知道。”郑轩无力地翻了个白眼。
  
  “压力山大……”
  
  
  
  
  
  
  
  

【周喻哨向】逆光暗换chapter4

ooc预警
私设多
自己的不知道这是什么设定
推理蠢到炸
小学生逻辑

  
  下午三四点的时候,街上零零散散没有多少人,时来的风卷起地上的灰尘和残叶在空中打转。
  
  太久没有在这样普通的街道上行走,竟感觉有些陌生,手脚不自觉地僵硬起来。
  
  周泽楷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喻文州,他唇角上挑,眸子里的光点闪烁着,形式的微笑挂在脸上却让周泽楷感觉到一丝惬意和温馨。 过热的空气笼着帅气的面容,额头上沁出薄薄的汗珠。
  
  “找个地方坐坐吧,好好聊聊。”喻文州轻轻开口,眼波流转带着温柔。
  
  “嗯。”周泽楷回道。
  
  
  路过街角转口的咖啡店,二人十分默契地踏上了冰凉的石板阶梯。
  
  昏暗的光线将寂静的小店和外界的喧嚣隔绝开来,有些年头的音响里沙哑地传出重复播放的古典音乐。
  
  喻文州点了杯咖啡,周泽楷犹豫了一会儿后用手指了指草莓布丁,朝着服务员抱歉地笑了笑。
  
  服务员小姐姐早就对周泽楷的颜值毫无抵抗力,这一笑更是让她激动地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周泽楷看着呆滞的服务员有些不知所措,又抱歉地点了点头。
  
  棕色的咖啡上漂浮着一层厚厚的奶泡,温热的白烟在空中飞转升腾。
  
  喻文州食指扣住杯环,放在唇间轻抿一口,杯壁碰到托盘发出轻轻的一声脆响。
  
  周泽楷盯着眼前粉红色的草莓布丁发呆,布丁好看的外表使他拿起的勺子悬在空中似乎不知从哪里下口。
  
  “小周喜欢吃甜品么?”喻文州问,双手托腮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无措的青年。
  
  “嗯……很喜欢。”周泽楷答道,终于下定决心舀起一勺放入口中。布丁滑嫩甜香的口感在唇齿间碰撞,他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下次你来我那我做给你吃。”喻文州看着他陶醉的样子,轻笑一声。
  
  “唔……?”周泽楷抬头,他再一次怀疑自己的听觉。强烈的幸福感在脑内爆炸开来,他都快要憋不住开心得笑出声来。
  
  “我对自己的厨艺还是很有信心的,尤其是甜品。”喻文州眨了眨眼,细密的睫毛被洒上一层淡淡的金色。
  
  “嗯,好。”周泽楷一本正经地点头。
  
  “先开始说正事吧,我想周队应该对这次的任务做过详细的分析了,我先来说说我的想法。”喻文州环视四周,然后缓缓开口。
  
  “受害者一般都是多人同时受害,而且从资料上看确实可以肯定伤害是来自狂化的哨兵。只是奇怪的是这些哨兵都是在训练营里受过训练而且没有任何作案动机的,从现场留下的信息来看对方应当是有人具有诱导狂化的能力。”喻文州顿了顿,重新开口说。
  
  “现在很让我不解的就是为什么那些哨兵会出现在案发现场。”喻文州皱眉,轻轻摇晃着手里的咖啡杯。
  
  “嗯……也许是有人约吧。”周泽楷猜道。
  
  “但是在联盟哨兵一般是不允许擅自外出的,即使能够外出,假设你如果是那个哨兵你难道不会起疑么?”喻文州喝了一口咖啡,抬眼看向周泽楷。
  
  “会的。”周泽楷答。
  
  “什么时候哨兵们可以随意离开联盟并且还不会起疑心?”喻文州问,眼角的笑意深了几分。
  
  “……任务?”
  
  “是啊,我们现在不就与那些哨兵的情形很相似,可以随意出进联盟也可以悠闲地吃布丁喝咖啡,这都是因为我们有任务在身。”
  
  “我去查了一下这些哨兵的档案后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实,那些在现场发现的哨兵尸体竟然都是已经结合的哨兵,这样也就可以推断出他们狂化的原因应当是来自他们自己的向导。但是现场又没有留下任何向导的信息素或是有精神战斗过的痕迹,也就是说很可能那些哨兵是看到了一个自己的向导死亡或是受伤的假象而被迫狂化。”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既然他们可以制造出向导死亡的假象,制造出一个他们在执行任务的假象应当也不难。这几天联盟各式各样的任务多如牛毛,可能也不会有多少人注意到哪个任务的执行者多了一个两个。”喻文州说,咖啡升腾的热气模糊了一部分空间,一丝神秘和诡异的气氛在空气中流淌。
  
  “这次的行动联盟安排轮回和蓝雨配合应当也是考虑到了这个因素。作为轮回的队长,小周你实力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再加上现在联盟的各个队长要不就是已经结合要不就是心有所属容易受到干扰,而就我所知小周你两样都没有,所以可以说是最好的人选。”
  
  周泽楷闻声愣了愣,心里竟莫名有些失落,眉眼低垂,胸口隐隐作痛。
  
  “虽然如此,万一我的想法错误的话我无法保证你是否能在强大的精神压力下仍保持清醒冷静。尽管当初你通过了测试,但当时联盟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仅仅只用了七分的精神影响力,而且对方很有可能具有远超过我的精神力。所以我在你的手环上安上一个感应装置,当你的心率过高的时候就会自动注射高浓度的镇静剂至少能够拖到我到你的身边。 ”喻文州说着,轻轻摇晃着浓香的咖啡,白色的奶泡融进咖啡色的液体,显出很漂亮的颜色和图案。
  
  “嗯,还有其实我完全不在意小周你在我说话的时候吃布丁的,所以你不用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吃。”喻文州轻笑,温柔的声线沁入心底,撩拨着心弦。
  
  周泽楷抬起头,对上喻文州墨蓝色的眸子,心里微微一悸,默默地咽下了口中甜腻的布丁。
  
  “……”
  
  “好。”
  

【周喻哨向】逆光暗换chapter3

ooc预警
私设多
表白周喻

“所以说,联盟派你们去抓一个没有组织没有后台几乎什么都不知道的对手?还让你和喻文州搭档,太小题大做了吧。”浅发青年眯起眼睛,靠着椅背轻轻晃着身体素质,右手在空中画着圈圈,琥珀色的眸子盯着手腕上的终端若有所思地点着头。
  
  周泽楷伏在窗前,中午的阳光照上米黄色的地板反射到眼里,酸涩的感觉使他被迫阖上眼帘。炽热的光芒刺得皮肤火辣辣地疼。
  
  他皱了皱眉“没那么简单。”
  
  江波涛挑眉,继续看下去。
  
  “受害者大多聚集在人群密集的地方,每次都不少于四个人,杀人手法相当残忍,几乎没有一寸完整的皮肤。”江波涛神情凝重起来,似乎已经开始重视这件事。看着现场发回来的图片,一丝浊气从胃中翻涌而出,恶心感从脑内蔓延到全身各处,指尖开始微微发麻。
  
  周泽楷转过身来,逆光看不清表情。
  
  “更引人注意的是,受害者身上都留有很浓烈的哨兵的信息素,而且总能在附近找到狂化后的哨兵尸体。照这么看来,对方应当是研制出了诱导哨兵狂化的某种激素,嗯……不对,准确来说,应当是对方有人具有这种诱导狂化的能力。”
  
  “嘶……有点棘手啊……”江波涛蹙眉,抬眼看向周泽楷。
  
  “现在应该已经产生了针对哨兵向导这些异类人群的恐慌情绪了吧,要是在不解决可能会影响到整个联盟的任务执行。”
  
  “小周,你有几分把握?”江波涛问。
  
  “嗯……不知道。”周泽楷偏了偏头,橘红色的日光聚成一个闪烁的光点,柔柔地包裹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庞。
  
  “让喻队和你一起去,联盟也是考虑得很充分了,既能充分激发出你身为哨兵的潜力,又能保障你不至于受影响而狂化。联盟也是想着以小化大,速战速决吧。”
  
  “嗯……”周泽楷点点头。
  
  江波涛脸上浮出一抹调笑“诶,话说我今天听到了一个有趣的消息,你是不是把咱们喻大队长推倒了?”
  
  周泽楷瞬间慌乱起来,耳尖染上一层红霞。
  
  “没,我……不是故意的。”周泽楷脸憋得通红却仍只蹦出了几个字。
  
  “哈,也是。你现在已经成为联盟全体哨兵的公敌了,出门可要小心一点。”江波涛眨眨眼睛,显然有些幸灾乐祸。
  
  周泽楷想要解释什么有笃定自己肯定解释不清楚,只会越描越黑。便索性闭嘴不说了。
  
  门轻轻被敲响,二人纷纷转头看向门口。
  
  “应该是杜明那小子,我去看看。”江波涛起身。 敲门声却再次响起,有节奏的轻响刺激着神经却又不失礼貌。江波涛滞了滞身子,他觉得要是杜明不可能这样优雅礼貌地敲他门。
  
  “抱歉,请问周队在吗?”
  
  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周泽楷感觉全身有些发麻。
  
  江波涛勾了勾嘴角,朝周泽楷使了个眼色然后悄悄退到他身后,轻轻推了他一把。
  
  周泽楷迅速整理了一下着装,按下扶手拉开了门。
  
  那个总能摄住他心魄的青年就站在门口,眉眼带笑地看着他。凝视着那双墨蓝色的眼睛,周泽楷又有些恍惚,感觉魂魄都被吸了进去。
  
  “周队好。”温雅的声音从齿间流出,带着笑意。
  
  “嗯……”周泽楷回答,他在尽力使自己不显得太过局促,但是站在这人面前,那种奇妙的气场竟会让他感到莫名的紧张。
  
  喻文州略一侧身,朝着门内的江波涛笑了笑“江副队午好。”
  
  江波涛直起身来,也回了问候。
  
  “嗯……进来坐吧”周泽楷说,豆绿色的眸子里闪烁着不明的情绪。
  
  喻文州笑了笑便走进屋。
  
  “抱歉,如果不打扰的话,能否让我和周队单独说几句话?”喻文州说,询问似的看向江波涛。
  
  江波涛暗中朝周泽楷挑了挑眉,识趣地从屋内离开,顺便带上了门。
  
  气氛尴尬了起来,江波涛的离开似乎让原本就不爱说话的周泽楷更是找不到说话的信心。
  
  “想必关于这次的行动,周队已经了解得很清楚了,联盟让我们从今天就开始介入调查,现在少天和蓝雨的人已经在赶往事发地点,估计不久之后江副队也会接到联盟的指令然后带着轮回的队伍出发。”喻文州顿了顿,眉间笑意浓了几分。
  
  “那么这段时间我们身为队长的也就没有什么要紧事了,去外面逛一逛吧,在苦战之前先放松一下也增进一下感情,到时候配合起来也好歹默契一些。”
  
  喻文州的话传到耳朵里,在脑海中一遍一遍的回放,周泽楷有些茫然和难以置信,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似乎因为这短短的几句话而兴奋了起来。
  
  “这样……没关系吗?”周泽楷试探着问。
  
  “磨刀不误砍柴工,一直想着这件事只会使神经紧张无法做出理性的判断而不会对事情的进展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喻文州笑道。
  
  “周队先换换衣服,如果不想穿着军服引来围观的话。我大概会十分钟后在楼下等你,不见不散哦。”喻文州挥了挥手,嘴角上扬然后在周泽楷视野中离开。
  
  周泽楷了愣了一会儿,随后一个箭步蹦到衣柜前,浓浓的幸福感在身体里游走,他觉得这一定是这几天来自己最高兴的时刻。
  
  五分钟不到,周泽楷就一切打整完毕,戴上手环,在背包里装了些必备的东西就冲出门,直奔楼下。
  
  喻文州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听见身后的脚步声,他略一回头,温柔的目光投向周泽楷。
  
  喉结上下滚动,周泽楷又一次失了神,心尖上痒痒的,就像是冬日的暖风酥酥吹拂过心和,他似乎终于发现自己的心已全被这个叫做喻文州的人填得慢慢当当再也塞不进任何东西。
  
  喜欢,难道就是这样奇妙而又被动的感觉么……
  
  周泽楷恍惚地下了楼。
  
  喻文州穿了一件白衬衫,纤细的腰线若隐若现说不出的勾人。下身简单地穿了一条黑色长裤,勾勒出修长笔直的双腿。
  
   “我发现,小周你穿什么都很容易引起围观呢。”喻文州轻笑。
  
  周泽楷穿了一件浅灰色的衬衫,套上一件 黑色的外套,下身一条深灰色的休闲裤。原本简简单单的一身穿在周泽楷身上却显得格外英气潇洒。
  
  “额,谢谢。”周泽楷局促地回答,外套的袖子却被喻文州拉起。温柔的阳光洒在青年温润的脸庞上,刹那间似乎全世界的光华都集于一身,迷的周泽楷睁不开眼。
  
  “等什么呢,走吧。”喻文州温和的声线再次响起,唤醒了周泽楷那一瞬间的迷蒙。
  
  周泽楷微微一笑,快步跟了上去。
  
  真想离你更近一些,真想让你的眼里只有我……
  
  
  
  

【周喻哨向】逆光暗换chapter2

ooc预警
私设众多
疯狂吸周喻!他们怎么这么可爱!

  全身像是散了架一样,和那些贵族们勾心斗角真是让人心累。
  
  哨兵的本能让周泽楷干净利落地准时从床上蹦起来,脸上的肌肉因为长时间的笑容而僵硬酸痛。
  
  他站在镜子前,把口中的泡沫吐进面盆里,用冷水冲了把脸,将头发梳理干净,只是正中的一绺头发怎么也梳不服帖,固执地立在那里。周泽楷企图用水把它按下去却也只是徒劳。他扫兴地嘟了嘟嘴,索性不去理睬。
  
  扣上衬衣扣子,系鞋好靴子的绑带,打好领带,把军帽扣在头上,紧致的军装勾勒出性感的腰线,两腿显得更加修长,精致的五官平添了几分英气。
  
  坐上电梯直达最高层,电梯门缓缓打开,周泽楷拉了拉军服上衣的下摆,深吸一口气推开那扇深黑色的大门。
  
  皮靴踩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响声,各个部队的队长围成一圈坐在一起,严肃的气氛使周泽楷无意间挺直了背部。
  
  “那,我先开始了~”先开始说话的是兴欣的叶修,不同于其他几位队长,他的表情吊儿郎当地没个正经,两指夹着一节闪着红光的烟屁股,灰蓝色的烟雾在空中翻腾。
  
  周泽楷环视四周,果然在右手第三个位置上看到了喻文州。他今天穿着蓝雨的墨蓝色军服,带着白手套,下巴搭在两手上,正微笑着注视着自己。察觉到周泽楷的视线,喻文州眼角笑意浓了几分,朝着他轻轻挥了挥手。
  
  叶修弹了个响指,突兀的响声触到墙壁,发出略显诡异的回声。
  
  大脑好像一瞬间被割裂开来,精神图景被一片黑雾覆盖,冰冷的空气上下翻转,凝结而成的冰锥刺进骨肉。呼吸急促起来,全身的疼痛涌上大脑,使原本就混沌不堪的思绪更加混乱。
  
     蓦然,一只手抚上他的肩膀。 眼前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但直觉告诉他这肯定喻文州的手。
  
   冰凉的手指无意间划过他的脖颈,酥麻的触感让他全身一震,恍惚间竟有些失神,脑内似乎背什么东西缠绕着,越来越紧,不像冰冷刺骨的冰锥,像是沼泽一般越陷越深却又无能为力。无数深紫色的藤蔓渐渐清晰起来,缠住他的喉咙,喘不过气来,如此奇异诡谲的景象竟莫名的透出一丝温暖,就像那人的微笑,不温不火。
  
  快要窒息……
  
  全身的神经都像是被麻痹了一样,连脉搏都减缓了跳动的频率,周泽楷摇晃着脑袋,恐惧和喜悦在脑内冲击,他想要打破这写诡异的藤蔓却又留恋这里的温暖。
  
  仅存的温暖一点点凝固,周泽楷集合起全身的力量,企图与那些无形的藤蔓作斗争,冰锥插在骨肉里,鲜血汩汩涌出。所有的精神力都凝聚起来,黑暗的屏障裂开一小个口子,发出破碎的咔咔声,一束一束的光透了进来,最终所有黑暗的隔膜全部破碎成星星点点碎屑在空中浮动。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他跪在地上喘着气,手伏在脖颈上,感受到动脉的跳动才觉得一切都真实起来。
  
  喻文州就站在自己身旁,静静地看着,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减。
  
  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打我一拳。”
  
  周泽楷茫然地抬头却只是对上喻文州深邃的瞳孔。
  
  踉踉跄跄地站起身来,握紧右拳向眼前的喻文州猛地击出,速度之快难以想象。
  
  “拳向右一些……”那个空灵的声音从脑内穿啦,击打着敏感的耳膜。
  
  糟糕,是精神暗示!
  
  周泽楷猛然醒悟过来,身体却已经不听使唤地向右边偏转。
  
  喻文州轻轻勾了勾唇角,闲闲地向后退了一步,抬头却看见周泽楷那张俊脸已近在眼前。
  
  嘭的一声,喻文州背部着地,突然的钝痛让他略微皱了皱眉,周泽楷趴在他身上,右腿夹在喻文州两腿之间,两张脸近得几乎只有几毫米的距离。
  
  喻文州整整齐齐的衬衫扣子无意间开了两颗,露出透着淡淡粉红色的锁骨,修长的双腿被迫分开,被动地承受着身上的重力。
  
  “修~”叶修吹了个口哨,侧脸笑看二人“周泽楷你注意着点啊,别把咱们文州弄疼了,影响不好 。”
  
  周泽楷脸上腾起一片粉红,赶紧从喻文州身上跳了下来,低着头不敢看他,只是一个劲儿的道歉。
  
  “没关系的,小周你不用在意。”喻文州眯了眯眼睛,笑道。
  
  像是约好了一般,稀稀疏疏的掌声从各个角落里传来,然后汇聚成一片。
  
  周泽楷茫然地抬起头,耳边全是滋滋的杂音,他模糊听见喻文州嘴唇翕动
  
  “恭喜你,合格了……”
  
  “啧啧,能躲得过文州的精神暗示的哨兵我也没见过几个,还能借机吃两下豆腐的更是没有。周泽楷,你还真厉害呢。”叶修随意地弹了弹那半截烟屁股,笑说。
  
  “这是……” 周泽楷有些不知所措地眨了眨眼,蝶翼般的睫毛带起一片清凉。
  
  “嘛嘛,就是一个考核而已,回家休息两天就好了。” 叶修漫不经心地回答。
  
  叶修顿了顿,神情突然严肃起来。 “不过现在可没有时间给你休息。”
  
  “即刻起,联盟轮回方面队长更改,认命周泽楷为轮回队长,处理轮回一切事务。”叶修说着,抬眼扫视一眼周泽楷和喻文州。
  
  “因为目前任务紧急且难度较大,要求蓝雨和轮回方面配合行动。”
  
  “一会儿我会把具体任务和要求转到你们的终端上,靠你们了。”叶修挑了挑眉,笑道。
  
  喻文州侧身看了看站在身边的周泽楷,伸出右手,脸上露出无懈可击的微笑
  
  “那么,周队,这几天请多指教了。”

【周喻哨向】逆光暗换chapter1

ooc预警
私设有

  闪闪烁烁的灯光透过镶着金丝的深黄色窗帘,在漆黑的夜空中织下一张若有若无的光网。
  
  青年端着酒杯,修长的手指捏着红酒杯的握柄,轻轻晃动着,似乎正在发呆。深红色的液体与杯壁碰撞,晶莹透彻的杯壁上染上一抹浅红,渐渐晕开。
  
  冷风夹杂着潮湿的寒气扑面而来,吹动了他略长的发丝。
  
  周泽楷倾身趴在大理石栏杆上,冰凉的质感刺激了麻木的神经。他伸直手臂,活动活动僵硬的四肢。
  
  竟会感觉有些乏力……
  
  心理有些吃惊,再大的训练量也没有使他感到疲乏,而这短短几个小时的酒会却让他全身都不自在。
  
  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他迅速转过头去,手已悄悄摸上裤腰,按上了冰凉的枪套。
  
  “真是可怕的本能啊。”江波涛向后略微退了几步,稍浅的发色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浅金。
  
  “江……你来了。” 周泽楷把手重新搭回栏杆上,豆绿色的眸子闪着星星点点亮光。
  
  “果然还是不习惯呢。”江波涛走到他身边,侧身望着他,唇边的笑意添了几分。
  
  “嗯……”周泽楷心不在焉地回答。
  
  “但是不习惯也得习惯,将来这种东西多着呢,走吧,我带你认认人,以后也有个照应。”江波涛拽着周泽楷重新踏进那一片灯火辉煌。
  
  灯光亮的刺眼,每个人的脸上似乎都带着一层面具,虚假的笑容让周泽楷全身一阵寒意。
  
  “这位是蓝雨的喻文州队长……”江波涛介绍道。见周泽楷不在状态便用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小声说:“小周,回神。”
  
  周泽楷猛然一震,抬头便对上那人浅笑着的墨蓝色眸子,温柔的目光流转,唇边的弧度显得自然优雅。
  
  “初次见面,蓝雨喻文州,向导。” 温润清晰的声线宛若风裹碎花落在心湖漾起一圈圈涟漪。
  
  “周泽楷,轮回……哨兵。”周泽楷回答,手在裤缝两边上下摩擦,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喻文州的名字,他不是第一次听到。早在刚进训练营的时候,喻文州就已经是天上那颗遥不可及的星了。向导能够成为队长的真的不多,毕竟任务大多都是由哨兵冲在前锋,向导在后方实行精神攻击、反精神攻击和调节哨兵的精神状态
  
  像是微草的方士谦、轮回的江波涛那样的向导,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进行一些物理攻击。但喻文州这样身体素质一栏只是堪堪维持在及格线上的向导,可以说是不用指望了。可是他依然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坐上了队长这个位置,可见他超凡的精神影响力。
  
  在整个联盟能与喻文州的精神影响力抗衡的似乎也就只有霸图的张新杰和兴欣的叶修了。
  
  训练营本来就是一个向导哨兵比例极不协调的地方,像是喻文州这样出色的向导更是凤毛麟角。再加上他温和的性格和俊朗的外表,使他成为了全校哨兵都渴望与之结合的第一人选。
  
  “周副队的枪法可谓是一绝,这次的任务能顺利完成,周副队功不可没。”喻文州笑着说,眸中温柔流转,摄人心魄。
  
  “嗯……谢谢”周泽楷迟疑着回答,那双墨蓝色的眼睛总让他感觉惶恐不安,心里涌起一丝莫名的无力和惶恐不安。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好像有一层透明的屏障将他们于外界的喧嚣隔开。
  
  “唉唉唉文州文州你过来一下,大眼呼唤你!”一个声音突兀地击碎了屏障。
  
  喻文州对着周泽楷抱歉地笑了笑,“希望能与周副队有更深入的了解,非常抱歉先行告辞。”说罢便转身离开。
  
  周泽楷欲言又止,只好伸出手,微笑着挥了挥。
  
  江波涛搭上他的肩膀,轻声说:“果然S级的向导就是不一样,气质都与众不同。要努力了啊,不然连人家影子都追不上。”说完,他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
  
  周泽楷望着那人离开的背影,看着一个蹦蹦跳跳的金黄色头发青年一把搂住喻文州肩膀,嘴巴一刻也不闲着,喻文州宠溺地看着他,只是微笑。
  
  心里竟一丝失落和羡慕...
  
  周泽楷眉眼低垂,脸颊有些发烫,耳尖染上了一层浅浅的粉。
  
  他转过身,一板一眼地回答“嗯,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