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夜声烦

杂食动物一只(//∇//)喻文州中心!

[双花]半声狂

一发完结
ooc预警
我又开始扯蛋了(∴◎∀◎∴)
私设众多
  
1
  
   这是张佳乐在联盟的最后一年。

   时间一点一点地侵蚀着电竞选手的意识和操作,霸图的四大天王一个接一个的离开,只剩着他和张新杰苦苦支撑着这支战队。再想想当年的黄金一代现在也没剩下几个了……作为这样元老级的选手,张佳乐反倒像是赖在霸图不肯走似的。

   但是就算多么不想承认,他也的确是应该离开了。

   他已经暗暗打定决心,打完这一个赛季就退役。但这次毕竟不同于之前,这次离开也许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想到这,一丝怅然划过心头。

    这一赛季的全明星周末在k市举办,由百花战队承接。

    离开百花这么久,张佳乐始终都没有放下。是他亲眼看着百花一步步建立自己的时代,而也是他一步步把百花推向深渊。

  翻着全明星的投票榜单,张佳乐心里五味杂陈。不知粉丝们处于什么心态,一张一张的选票把张佳乐推到了榜首。

  张佳乐轻叹一口气,把鼠标往前一推,倒在了椅子上,慢慢抬起手肘遮住眼睛,不听也不看。
  
2
  
  日子一天天逼近,张佳乐和张新杰结伴来到k市,温暖湿润的空气包裹着每一寸皮肤,一切都在一遍又一遍地提醒着他,他又回到了这个最缱绻眷恋也最愧疚恐惧的地方。

  把大大小小的行李送到联盟定的酒店后,张佳乐借口去看朋友,别了张新杰,在酒店门口兜兜转转犹豫不决,最后他终于打定了主意,带上墨镜,用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顺便遮住了显眼的小辫子,冲出门去。

  k市一年四季都温暖宜人,他这番穿戴倒是显得十分可疑。

  在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上奔跑,莫名的空虚感浮上心头。汗水凝结起来从发梢滚落,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疲累。

  他在一栋大楼前站定,仰头仔细大量这个多年没有再见的俱乐部,握了握拳头,走上前去。

  还没走几步便被门口的保安拦住,张佳乐颤抖着取下墨镜,保安愣了一会儿后默默移开了身子让出一条道来。

  张佳乐慢慢走上二楼,身上的热气还没有消散干净,口中喘息不断,两颊微微泛红。

  百花变了很多,变得更现代更高端,一切都是那么陌生,但张佳乐总觉得自己可以准确知道每一个角落的位置,没一盆花的摆放,就好像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

  走廊的尽头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经理办公室,张佳乐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心里带着忐忑和希冀。

  推开门的那一刹那,两个人都愣住了,经理变了很多,似乎有些不合时的苍老,丝毫看不出这是当年那个年轻和善的经理。

  经理微微抬头,看见张佳乐后眼里划过一丝不明的亮光,长舒一口气后轻轻开口“回来了……?”

  “嗯。”

  “回来做什么?”

   张佳乐咬了咬唇,犹豫了一会儿,唇线抿紧,汗珠从脸上滑落下来。

  “经理……我来……求您件事……”他终于开了口,带着一丝丝沙哑和不安。
  
 3
  
  全明星赛如期而至,张佳乐走在选手通道里,看着前面张新杰的后背,指尖微微发凉却带着一丝期待的欣喜。

  当百花缭乱在全息投影上显现出来的时候,观众席上出现了一小阵躁动,张佳乐握紧了拳头,大步走上台去,站在自己的角色旁边。

  观众的唏嘘声伴随着稀稀疏疏的掌声传到耳朵里,张佳乐抿紧嘴唇,冷静从容地看着所有人。

  身边的张新杰轻碰一下他的手,小声说“你……没事儿吧……”

  张佳乐笑了笑,不知是安慰还是自嘲。

  “没事,都习惯了……”

  场馆渐渐安静下来,选手们相继回到各自站队的位置,遵照以往的程序,新秀挑战赛打响。

  都是往常的套路,前辈们毫无悬念地赢下了比赛,鼓励了后辈两句后也就回到了各自的座位。观众看得兴致平平,职业选手们也开始闲聊,约着结束后一起去吃过桥米线,嚷嚷着让本地的张佳乐推荐几家。

  张佳乐随口应付着,眼睛却一直盯着台上的主持以及那张他看不清的手卡。

  “下面我们有请最后一位挑战者!”主持人洪亮的声音在场馆内响起,激起一圈圈的回声。

  “他就是……啊?”主持人愣了一会,把手中的卡片仔仔细细重新看了一遍确定无误后赶忙向节目组投去求助的目光。收到肯定的答复,他点了点头,大声念出了那人的名字

  “霸图战队,张佳乐!”

  全场像是爆炸了一样,吵闹声此起彼伏。谁都知道张佳乐不仅仅不是 新秀,而且还是快要退役了的老将。

  张佳乐深吸了一口气,从选手席上站了起来,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走上台,他的腿在颤抖,但心中的念想抑制住了他所有的胆怯。

  “请问您想要挑战的是……?”主持人有些尴尬地问。

  “义斩战队,孙哲平。”张佳乐很平静地说,观众席上再次炸开了,连选手席都不安起来。

  k市毕竟是百花的主场,百花的粉丝不论对张佳乐是多么的反感厌恶,繁花血景依然是他们心中最好的组合。大家都把这当做是百花战队安排的惊喜,整齐响亮的掌声终于响了起来,张佳乐都不记得这是多少年来才再次听到的出自百花粉丝之手的掌声。

  孙哲平加入义斩也有一段时间了,手伤加上已是快要退役的大龄选手, 也只是挂着个名号,正式的比赛已经很久没有出场过了。

  孙哲平上台后看着一脸认真的张佳乐笑了,他说:“真是疯了你。”

  “安分了这么久,最后让我再疯一次。”张佳乐扬起脸笑答。

  “行,我陪你。”孙哲平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向比赛席。
  
  4
  
  落花狼籍早就不属于孙哲平了,虽然也不是悬殊但差距终归还是无法避免的。张佳乐也不好意思上大号,二人都向主办方借了账号卡。
  
  在一堆弹药专家的账号卡里挑挑拣拣,张佳乐突然玩心一起,竟随手挑了张狂剑士,插进读卡器里。
  
  在宽阔的地图上四处观察,正面走来一个弹药专家,张佳乐诧异了一下随后唇角勾起,在公共频道里打道
  
  “这身装备真不适合你。”
  
  不知是不是百花战队有意为之,两张卡的ID都带花字:镜花水月和落花无情。
  
  镜花水月这么文艺的名字和弹药专家略微精瘦的身躯与孙哲平本人比起来的确很不搭调。
  
  “你以为你好到哪去。”孙哲平淡定地怼了回来。
  
  张佳乐失声笑了出来,随即操纵着落花无情冲上。
  
  虽然分隔了很多年,双花依旧默契如初。两个角色的血线的下降均匀得可怕,明明是对手却默契得像是并肩作战。繁花血景的打法在二人指尖发挥的淋漓尽致。
  
  观众欢腾起来,所有人都被这热血的战斗场景所打动。
  
  “繁花血景一万年!”一个声音穿破场馆,洪亮而有力。
  
  “繁花血景一万年!”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一触即发。
  
  张佳乐魇了一下,尘封心底的感情翻腾涌出。
  
  手下的操作不停,思绪却从光影纷杂的屏幕上离开。
  
  他想起了繁花血景刚刚组建的那个夏天,记起了他们二人信心满满冲击总冠军的豪情壮志。在失败后二人互相鼓励依靠,发誓只要和对方一起,总有一天总冠军会成为囊中之物。他想起了第三赛季总决赛前孙哲平的表白,也回忆起了他们的初吻,孙哲平霸道却又温柔的嘴唇……他们之间的回忆太多太多了……
  
  所有的梦想与甜蜜在孙哲平手伤后全部瓦解,孙哲平毫无声息的突然离开几乎让张佳乐原本的世界支离破碎。在哭过闹过之后,张佳乐也只能独自一人扛起这个战队,一个人的繁花血景也一样绚烂精彩,他把自己所有的时间精力都投入了训练和战队,在捧起亚军奖杯时,没有人能体会到他的不甘和失望。
  
  退役、复出、转会……他开始受到粉丝的咒骂,他放弃了百花,放弃了这个一直坚守着的地方。每一个粉丝的呐喊都在他心里撕出一条裂缝。他拼了命的训练最终却也只得到了一个亚军。
  
  时间消逝,心中的信仰从未磨灭,他一直渴望着创造一个繁花血景的王朝。
  
  眼睛有些酸涩,张佳乐的思绪回到比赛上,分心的这一会落花无情的血线已经落后了不少,孙哲平狂傲的打法一点一点地压着自己的血线,当荣耀两个字打上大屏的时候,张佳乐没有失落反倒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离开选手席,走到光线亮的刺眼的舞台。他朝对面走过来的孙哲平笑了笑,孙哲平搂住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有力而温暖的拥抱。
  
  “这些年,辛苦你了……”他说。
  
  张佳乐没有开口,只是喉咙里发出一声模糊不清的呜咽。
  
  二人击了个掌 ,孙哲平盯着张佳乐微微泛红的眼角,说了一声加油,便走下台去。
  
  张佳乐望着他的背影,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初识的雪天。
  
  “孙哲平,狂剑士落花狼籍。”
  
  “张佳乐,弹药专家百花缭乱。”
  
  “合作愉快!”
  
  fin.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