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夜声烦

杂食动物一只(//∇//)喻文州中心!

【周喻哨向】逆光暗换chapter3

ooc预警
私设多
表白周喻

“所以说,联盟派你们去抓一个没有组织没有后台几乎什么都不知道的对手?还让你和喻文州搭档,太小题大做了吧。”浅发青年眯起眼睛,靠着椅背轻轻晃着身体素质,右手在空中画着圈圈,琥珀色的眸子盯着手腕上的终端若有所思地点着头。
  
  周泽楷伏在窗前,中午的阳光照上米黄色的地板反射到眼里,酸涩的感觉使他被迫阖上眼帘。炽热的光芒刺得皮肤火辣辣地疼。
  
  他皱了皱眉“没那么简单。”
  
  江波涛挑眉,继续看下去。
  
  “受害者大多聚集在人群密集的地方,每次都不少于四个人,杀人手法相当残忍,几乎没有一寸完整的皮肤。”江波涛神情凝重起来,似乎已经开始重视这件事。看着现场发回来的图片,一丝浊气从胃中翻涌而出,恶心感从脑内蔓延到全身各处,指尖开始微微发麻。
  
  周泽楷转过身来,逆光看不清表情。
  
  “更引人注意的是,受害者身上都留有很浓烈的哨兵的信息素,而且总能在附近找到狂化后的哨兵尸体。照这么看来,对方应当是研制出了诱导哨兵狂化的某种激素,嗯……不对,准确来说,应当是对方有人具有这种诱导狂化的能力。”
  
  “嘶……有点棘手啊……”江波涛蹙眉,抬眼看向周泽楷。
  
  “现在应该已经产生了针对哨兵向导这些异类人群的恐慌情绪了吧,要是在不解决可能会影响到整个联盟的任务执行。”
  
  “小周,你有几分把握?”江波涛问。
  
  “嗯……不知道。”周泽楷偏了偏头,橘红色的日光聚成一个闪烁的光点,柔柔地包裹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庞。
  
  “让喻队和你一起去,联盟也是考虑得很充分了,既能充分激发出你身为哨兵的潜力,又能保障你不至于受影响而狂化。联盟也是想着以小化大,速战速决吧。”
  
  “嗯……”周泽楷点点头。
  
  江波涛脸上浮出一抹调笑“诶,话说我今天听到了一个有趣的消息,你是不是把咱们喻大队长推倒了?”
  
  周泽楷瞬间慌乱起来,耳尖染上一层红霞。
  
  “没,我……不是故意的。”周泽楷脸憋得通红却仍只蹦出了几个字。
  
  “哈,也是。你现在已经成为联盟全体哨兵的公敌了,出门可要小心一点。”江波涛眨眨眼睛,显然有些幸灾乐祸。
  
  周泽楷想要解释什么有笃定自己肯定解释不清楚,只会越描越黑。便索性闭嘴不说了。
  
  门轻轻被敲响,二人纷纷转头看向门口。
  
  “应该是杜明那小子,我去看看。”江波涛起身。 敲门声却再次响起,有节奏的轻响刺激着神经却又不失礼貌。江波涛滞了滞身子,他觉得要是杜明不可能这样优雅礼貌地敲他门。
  
  “抱歉,请问周队在吗?”
  
  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周泽楷感觉全身有些发麻。
  
  江波涛勾了勾嘴角,朝周泽楷使了个眼色然后悄悄退到他身后,轻轻推了他一把。
  
  周泽楷迅速整理了一下着装,按下扶手拉开了门。
  
  那个总能摄住他心魄的青年就站在门口,眉眼带笑地看着他。凝视着那双墨蓝色的眼睛,周泽楷又有些恍惚,感觉魂魄都被吸了进去。
  
  “周队好。”温雅的声音从齿间流出,带着笑意。
  
  “嗯……”周泽楷回答,他在尽力使自己不显得太过局促,但是站在这人面前,那种奇妙的气场竟会让他感到莫名的紧张。
  
  喻文州略一侧身,朝着门内的江波涛笑了笑“江副队午好。”
  
  江波涛直起身来,也回了问候。
  
  “嗯……进来坐吧”周泽楷说,豆绿色的眸子里闪烁着不明的情绪。
  
  喻文州笑了笑便走进屋。
  
  “抱歉,如果不打扰的话,能否让我和周队单独说几句话?”喻文州说,询问似的看向江波涛。
  
  江波涛暗中朝周泽楷挑了挑眉,识趣地从屋内离开,顺便带上了门。
  
  气氛尴尬了起来,江波涛的离开似乎让原本就不爱说话的周泽楷更是找不到说话的信心。
  
  “想必关于这次的行动,周队已经了解得很清楚了,联盟让我们从今天就开始介入调查,现在少天和蓝雨的人已经在赶往事发地点,估计不久之后江副队也会接到联盟的指令然后带着轮回的队伍出发。”喻文州顿了顿,眉间笑意浓了几分。
  
  “那么这段时间我们身为队长的也就没有什么要紧事了,去外面逛一逛吧,在苦战之前先放松一下也增进一下感情,到时候配合起来也好歹默契一些。”
  
  喻文州的话传到耳朵里,在脑海中一遍一遍的回放,周泽楷有些茫然和难以置信,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似乎因为这短短的几句话而兴奋了起来。
  
  “这样……没关系吗?”周泽楷试探着问。
  
  “磨刀不误砍柴工,一直想着这件事只会使神经紧张无法做出理性的判断而不会对事情的进展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喻文州笑道。
  
  “周队先换换衣服,如果不想穿着军服引来围观的话。我大概会十分钟后在楼下等你,不见不散哦。”喻文州挥了挥手,嘴角上扬然后在周泽楷视野中离开。
  
  周泽楷了愣了一会儿,随后一个箭步蹦到衣柜前,浓浓的幸福感在身体里游走,他觉得这一定是这几天来自己最高兴的时刻。
  
  五分钟不到,周泽楷就一切打整完毕,戴上手环,在背包里装了些必备的东西就冲出门,直奔楼下。
  
  喻文州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听见身后的脚步声,他略一回头,温柔的目光投向周泽楷。
  
  喉结上下滚动,周泽楷又一次失了神,心尖上痒痒的,就像是冬日的暖风酥酥吹拂过心和,他似乎终于发现自己的心已全被这个叫做喻文州的人填得慢慢当当再也塞不进任何东西。
  
  喜欢,难道就是这样奇妙而又被动的感觉么……
  
  周泽楷恍惚地下了楼。
  
  喻文州穿了一件白衬衫,纤细的腰线若隐若现说不出的勾人。下身简单地穿了一条黑色长裤,勾勒出修长笔直的双腿。
  
   “我发现,小周你穿什么都很容易引起围观呢。”喻文州轻笑。
  
  周泽楷穿了一件浅灰色的衬衫,套上一件 黑色的外套,下身一条深灰色的休闲裤。原本简简单单的一身穿在周泽楷身上却显得格外英气潇洒。
  
  “额,谢谢。”周泽楷局促地回答,外套的袖子却被喻文州拉起。温柔的阳光洒在青年温润的脸庞上,刹那间似乎全世界的光华都集于一身,迷的周泽楷睁不开眼。
  
  “等什么呢,走吧。”喻文州温和的声线再次响起,唤醒了周泽楷那一瞬间的迷蒙。
  
  周泽楷微微一笑,快步跟了上去。
  
  真想离你更近一些,真想让你的眼里只有我……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