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夜声烦

杂食动物一只(//∇//)喻文州中心!

【周喻哨向】逆光暗换chapter7

ooc预警
被考试淹没不知所措

 这一天,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紧绷着不敢有一丝懈怠。
  
  郑轩一个人在市区游荡了一个早上,刚开始寒风吹得像刀扎一样疼,等到了中午又热得快要化掉,郑轩咬着牙发誓一点要回去宰自家队长一把。
  
  他在市区晃悠了好长时间便跑到人少的小巷子里窜来窜去,时不时可以放出一些哨兵的信息素,若有若无的酒香弥漫在空气里。
  
  与此同时,在后方的众人也围坐在一起等着来自郑轩的消息。
  
  紧张的气氛像紧绷的弦,似乎一不小心便会断裂。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灰黄色的天空中墨色越积越浓,温度骤降,冰凉的空气带着湿意刺激着所有人的神经。
  
  “来了!”灰暗的光线中传来一声。
  
  衣服摩擦的声音此起彼伏,大家各自套上了外衣,喻文州深黑色的风衣依稀盖住他修长的双腿。
  
  “准备好了吗?”喻文州小声问,前前后后的声音响起,所有人整齐地站在门边,周泽楷的心跳不禁快了几分,清晰地敲击着脑膜。
  
  “那就出发吧!”喻文州打开了门,一股寒流窜进屋内,湿冷的空气刺着脖颈一下一下地疼。
  
  根据郑轩传来的信息,队员们很快抵达了现场,晚风吹来,笼起摇摇欲坠的树叶发出低低的絮语。
  
     这是一个市边的广场,因为已近夜晚,人并不多,几位老年人一面和他们的爱宠散步一面说说笑笑。喷泉附近的长椅坐着一对情侣正互相搂着如胶似漆,矮矮的灌木丛边上蹲着三个游手好闲的不良,手中的烟火星一闪一闪得照亮了他们非主流的耳钉和脖子胳膊上的纹身。
  
  “啧,郑轩呢……”黄少天压低声音说。
  
  “没看见……”喻文州答。
  
  “我也,但是他给的定位就在这,而且,我闻到他信息素了。靠靠靠这到底是老白干还是二锅头啊你说你说景熙你们那啥的时候不会被他熏醉吗?”黄少天虽然压低声音,垃圾话的攻击力依然不减似乎还有加成。
  
  “都什么时候了,黄少你能不能安静点。”徐景熙忍无可忍。
  
  “就是,闭嘴吧少天前辈。”江波涛幽幽跟上一句。
  
  “都安静,来了!”喻文州回头给了他们一个眼刀。
  
  冷风卷起枯得发脆的树叶,哗哗的响声不绝于耳,让人感到一丝烦躁不安。
  
  郑轩从小径的拐角处走出来,半张脸映在灰黄的灯火中,另一半则掩在黑暗里,模糊不清的灯光勾勒出身后几个人的身躯。
  
  “都是哨兵。”黄少天看了一眼,笃定地说。
  
  “别大意,向导说不定就在附近。”喻文州说,眼神凌冽起来。
  
  郑轩背对着他们一步一步往这边走,脸上的神情有些不自然,似乎在尽力与那几个高大的哨兵周旋。
  
  “没看出来啊郑轩这家伙挺厉害的啊,这么大压力还临危不乱,不过比我差点就是了。”黄少天小声说。
  
  “景熙,郑轩现在怎么样?”喻文州问。
  
  “很糟糕,他的精神状态非常不稳定,应该已经被侵入了。”
  
  “继续观察,你做好准备。”喻文州点点头说。
  
  空气中弥漫着的酒香越来越浓郁,冰冷的空气都被熏得暖和了不少。
  
  “看来没错了,狂化的原因和向导分不开。”喻文州说。
  
  “唔……嗯……”身后徐景熙的的低喘验证了喻文州的猜想。
  
  喻文州眼神直直的盯着郑轩“你们看他的手势,两点钟方向,三楼。”
  
  “是向导。”黄少天眼睛尖,抢先说了出来。
  
  “没错,从他那个角度,我们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喻文州皱眉。
  
  “景熙宋晓你们盯着那个向导, 少天你自己找地方见机行事,小周你跟我来。”喻文州小声安排。
  
  树叶碰撞发出诡谲的呜咽,喻文州略一侧身,身边却空无一人。
  
  “小周……?”
  
  
  

评论(5)

热度(24)